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韩伟23年来我就干了一件事情养鸡

2018-10-29 12:09:25

韩伟:23年来我就干了一件事情——养鸡

“23年来我就干了一件事情——养鸡。”3月18日阳光明媚的清晨,望着窗外玉皇山秀美的景象,大连韩伟集团董事长韩伟对公司历程的诠释颇显轻松。

2000年,韩伟以5600万美元的身价进入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其实,从初的50只鸡起家到今天300万只蛋鸡、年产蛋5800万公斤的中国“鸡王”,韩伟的发展充满坎坷。

“小”鸡快跑

20世纪80年代初,只有初中文化的韩伟,成为大连三涧堡公社的畜牧助理,每天到40个生产队,动员几千户农民完成国家6000公斤鸡蛋的收购任务。

1982年,农村养殖业热潮兴起,韩伟的妻子许淑芬动了心,决定试着养鸡来改善生活。夫妻俩东凑西借了3000元买来50只鸡,主要由许淑芬饲养。1984年,“许淑芬养鸡专业户”在村里开始小有名气,看到妻子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韩伟决定辞掉公社职务,开始和妻子全身心一起养鸡。

在多年的收购鸡蛋过程中,韩伟意识到:要跳出小本经营的传统和粗放的家庭养鸡模式,提高鸡群免疫能力和经济效益,必须走规模化发展道路。为此,韩伟决定向信用社贷款15万元作为追加投资,把“许淑芬养鸡专业户”升级为“韩伟养鸡厂”。当时农户的开销是平均一天1元,村里人都认为他是吃了豹子胆。“我是兔子和豹子的合成,一咬牙就成了东北个超级负债户”,韩伟笑着回忆。

1985年,借助这笔巨资,韩伟兴建了万只蛋鸡场。这一年,韩伟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的成员出访日本。到日本后,韩伟向日本接待部门提出,自已是养鸡的,是否可以参观日本的养鸡场,日方欣然满足了他的要求。

日本的考察使韩伟大开眼界,回国后,他学习日本养鸡场的先进做法,使养鸡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此后数年里,韩伟开始快速跑:1986年,建10万只蛋鸡场;1987年,与日籍台商施嘉郎联姻,成立大连伟嘉畜牧业发展有限公司,这是韩伟集团成立的个中外合资企业;1988年和1989年,又分期兴建了10万只美国优良种鸡塔特姆的种鸡场……

韩伟这样描述这一阶段企业的发展轨迹:贷款——投资——获利——还贷——剩余积累——扩大再生产。这样的发展思路也带来了企业的急剧膨胀,1992年,韩伟意识到成立韩伟集团的时机到了,就特地把集团成立仪式安排在人民大会堂。从此,国内家非公经济性质的企业集团宣告诞生。

就在集团成立后不久,韩伟就开始有点飘飘然了,俨然一副“东北王”的姿态:一夜之间开办了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大型广告公司、大型商贸公司、大型饮料果汁公司……

可不到两年,韩伟就发现,这些企业亏得一塌糊涂。无奈之余,他决定关掉这批公司。韩伟至今仍对那次的“滑铁卢”经历心有余悸,他总结道:“一个人一生差不多只能认真执着地做一件事,一旦做总经理的试图像总理那样思考问题,闹剧就不可避免。”

那次弯路把韩伟逼得死心塌地,“养鸡业是个处女地,很多人都因为它太原始、土气、利润低而嫌弃之,而实际上这个行业的水清得不能再清了,不像房地产等产业那么浑浊。”此后,韩伟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养鸡产业上。

1992年底,韩伟投资2000多万元在抚顺高湾兴建新的蛋鸡场正式投产,鲜蛋供应量很快就达到抚顺市市场的50%。

1997年,韩伟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扩建了50万只的蛋鸡场,总饲养量由100万只增加到150万只,是韩伟集团前13年发展总和的一半,对大连市场鲜蛋供应量由过去的1/3,提高到1/2,鲜蛋日供应量由过去的5万公斤增加到7万公斤。

“这么多年来我养鸡养得很来劲!” 韩伟无法掩饰自己的兴奋。

在不断扩大养鸡规模的同时,韩伟也开始朝养鸡的上游和下游方向跟进。

四道保险

“我们的鸡蛋需要经过四道关。” 韩伟向解释,鸡生出来的每一个蛋,必须经过苛刻的检验,只有达到无菌、无药残、无腥味、无激素、低胆固醇、高活性钙的要求,才能称之为绿色食品。

韩伟的办公室秘书张丽丽向详细介绍了四道关。

首先是鸡关。为了保证鸡源头的纯正,全部引进美国健康优良的“海兰种鸡”。

其次是环境布局关。实际上,从1993年起,借助国家对“菜篮子”工程的支持政策,韩伟一方面扩大养鸡规模,另一方面积极利用贷款投资,引进先进设备、技术和优良种鸡,斥资1000多万元购买了玉皇山五座山头,分别建成种鸡场、育雏场、青年鸡场、蛋鸡场、孵化场,对养鸡设施、工艺流程、生产布局进行彻底改造。

张丽丽介绍了每只鸡的生命历程:“种鸡下出来的蛋,大约需要21天孵出来,然后在青年鸡场生活4个月,而后在蛋鸡场度过个月的产蛋期,此后这只鸡就完成其历史使命,被送到熟食加工厂。”

“分布于方圆3000亩,三面环海的半岛的五座山上,山与山之间有宽阔的海谷和公路相隔,加之海风的吹拂,空气流通,疾病的交叉感染不可能发生。”张丽丽对此非常自信。实际上,正是这样的天然屏障保证了韩伟在2004年的禽流感风波中安然无恙。

再次是饲料原料关。为了保证鸡吃的是“绿色”饲料,韩伟在1993年便把目光盯向下游,着手打造自身的饲料链。

“多年来我们自己编织产业链,实属无奈之余的选择。”韩伟由衷的感慨。原来,受制于我国农产品生产格局,韩伟无法实现大规模的原料采购。

据中国肉类协会副会长邓富江介绍,十几年前,我国主要中心城市如北京、上海、天津及省会城市为解决市场蛋品供给,都建有禽蛋专业经营机构,建立起许多专业化的蛋禽养殖场和蛋品加工厂,但在市场经济推进中却相继走入困境。“除体制、机制和政策因素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企业未能按市场的变化适时调整产业结构,原来所形成的产业链比较短,又是体制分割下的分段运行,企业无法自主地调节市场,而被市场支配。”

张丽丽介绍,鸡的饲料主要由玉米、豆粕和微量元素组成,而其中玉米占据90%。蛋鸡的饲料必须经过严格的质量关,谷物类饲料均选择在无污染的三江平原地区定点收购,其他原料和添加剂也经严格选择,有严格的质量跟踪措施予以保证。

据辽宁省农业产业化工作领导小组所作的《关于大连韩伟集团发展经验的调查报告》显示:近年来,通过订单形式,韩伟已在本溪、庄河、东港、绥化等地建立19万亩的绿色玉米生产基地,该基地带动农民2万多户,年收购9万多吨玉米,豆粕3万多吨,价值过亿元。

在保证原料供应的基础上,韩伟决定自己调配饲料。为此,他创立了韩伟饲料加工厂。目前,韩伟饲料厂生产出来的饲料除了供应韩伟集团以外,也开始对外销售。

通过自建饲料厂,除了满足自身需求外,还可以更好地控制鸡蛋的营养成分。“通过调整饲料内各种成分的比例,进而可以达到有效调节鸡蛋中的蛋白质、氨基酸及微量元素的含量的目的。”张丽丽进一步解释说。

设立了这三关还不足以让韩伟放下心来,为此,他不惜重金,聘请着名疫病防治专家成立自己的疫苗研究所,对蛋鸡进行终生监控防疫,这算是给鸡上了第四道保险。“我们的鸡根本不生病,但若是真有鸡被感染或生了病,它们就会被淘汰处理掉。”

韩伟把这四道关巧妙地串在一起,“的种鸡,吃绿色的饲料,在健康的状态下产下安全鸡蛋。”

“韩伟集团打造的贸工农一体化产业链在国内首屈一指。”邓富江一直非常关注韩伟集团的发展,对于韩伟自发形成一条龙的实践给予充分肯定。

叫响“咯咯哒”

不过,韩伟认为仅仅涉及上游环节还远远不够,在他眼里,一条完整的以蛋鸡为核心的产业链应该是这样的:原料基地建设——繁育饲养——粪肥处理——蛋品加工——蛋品销售——蛋品出口。

为此,韩伟开始入手粪肥处理,并由此向下游深挖,立志要把蛋品加工和销售的业务一打尽。

1998年,韩伟与香港合资兴建韩伟生物工程有限公司,随后又通过与中科院沈阳应用生态研究所的合作,研制开发含碘蛋、含锌蛋、高科技生物制剂和高效生物活性有机肥等高科技产品。

精明的韩伟又在此下足了功夫:通过把鸡粪加工成有机肥,然后向农民提供有机肥,通过回收蔬菜订单形式,在大连和山东寿光等地区建立2万亩蔬菜生产基地,带动了1万多户蔬菜种植户。

韩伟对于创业之初和妻子到镇上买鸡蛋的情景记忆犹新。所以,在他的思维定势中,卖自己家养的鸡生的蛋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1997年那场劫难让韩伟刻骨铭心:国内蛋品市场的结构性过剩达到高峰,韩伟首次出现亏损,近千万元的亏损牵动了与韩伟有信贷关系的四家银行神经,资金链的断裂把韩伟逼到绝境。终要不是农行的雪中送炭,韩伟的命运就将不堪设想。

那次的劫难也让韩伟开始反思一直以来形成的经营模式。终他发现,要适应消费者,扩大鲜蛋销量,就必须加速技术提升,尽快形成新型生产营销模式,即从养殖到鲜蛋分级、清洗、消毒、涂膜、包装一条龙式的技术保障下的集约化生产。

1999年,韩伟在多次征求北大、清华的语言学专家后,决定采用“咯咯哒”这个象声词作为鸡蛋的品牌。“就像可口可乐成为可乐的代名词一样,我希望咯咯哒也能成为鸡蛋的代名词,成为无国界品牌。”韩伟对这个全新的品牌寄予了厚望。

2000年,“咯咯哒”获得《日本国冷冻食品检查协会检验合格证书》,并由日本三井物产代理出口日本,“咯咯哒”开始在日本市场叫响。“这个证书是日本专家暗中跟踪检验三年合格后获得,”韩伟深谙其中的艰难性,“还好我们早就完成了高科技转化和集约化生产!”

2000年4月,“咯咯哒”终于功成名就,中国绿色食品发展中心准予“咯咯哒”使用绿色食品标志。借此殊荣,“咯咯哒”一发不可收拾,迅速打入国内500万以上人口的主要城市。2002年4月初,家乐福中国区生鲜经理马瀚祥在对韩伟集团实地考察后宣布,“咯咯哒”获得了在家乐福中国区全部门店的“进门许可”。2004年11月,“咯咯哒”摘取其问世以来的荣耀——。

在韩伟集团的蛋品包装厂,看到一台产自荷兰BOMA公司的鸡蛋拣选设备。据侯耀良厂长介绍,这台世界的设备是2002年以近400万元的价格购进的,处理能力达到4.5万枚/小时,每天至少能处理36万枚鸡蛋。根据侯耀良调出来的生产数据显示,2004年一共有超过1.6亿枚的鸡蛋经过这条流水线的处理。“现在产能已经饱和,处理不过来了!”

在这套设备的主电脑上,存着过去几年里处理过的每一个鸡蛋的重量和级别等数据。而这些数据的收集,则是经过了统一转向、人工初选、检测碎蛋、称重、归类等一系列工序。通过这些工序,还可以判断出每个蛋是否属于碎蛋、脏蛋或是血蛋?是否需要喷上生产日期?,不同等级的鸡蛋经由八条不同的流水线运送到贴标签工位。

看到,现场从事张贴印有“绿色食品”标签的工人动作娴熟,据称每分钟可以贴超过百枚的鸡蛋。“再过几个月,我们从国外进口的自动贴标机就要上岗了。”侯耀良特地作了补充,“现在人工装蛋托的情景也将在不久消失,我们将通过传送带把鸡蛋从鸡舍里直接送到包装车间来。”

揣着“鸡”情下海

“绿色代表绿色食品,而蓝色则象征着海洋产品,希望二者能够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韩伟集团办公楼的大堂,张丽丽在韩伟集团的LOGO前驻足,做出这样的解释。

从陆地走向海洋,是始于1993年的事情。如今,海珍品养殖已经成为韩伟集团的三大支柱产业之一。

1993年,在许淑芬的倡导和推动下,韩伟企业集团与香港海伟集团有限公司和旅顺铁山水产总公司合资兴建了世界的鲍鱼养殖基地——大连太平洋海珍品有限公司。项目总投资为1.3亿元,总占地面积为1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万平方米,育苗养成水体达2万平方米,海域养殖面积170万平方米。在海边长大的许淑芬担任太平洋海珍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在许淑芬看来,韩伟集团就在大海边,有养鲍的自然资源条件,也有办大规模养鲍场的失利。加上韩伟集团在养鸡领域的出色表现,使她更有理由对新公司充满期待。1993年,开始了2000万枚鲍苗的培育工作;1995年,精心侍奉了两年的鲍苗放养大海,许淑芬期待着能从大海捞回桶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台风过后的赤潮让许淑芬的桶金梦想彻底破灭。

遭遇如此重大的打击,也让韩伟非常揪心。不过他还是尊重妻子的选择,继续支持她的养鲍事业。又是两年过去了,1997年,再一次寄予厚望的许淑芬再次遭遇尴尬局面:由于繁殖技术不过关,苦苦经营两年的成果再次流产。“由于不懂技术,我们竟然让鲍鱼近亲繁殖。”提起当年的败因,韩伟有点哭笑不得。

这次的经历让韩伟更加相信,与高科技“联姻”势在必行。为此,许淑芬决定走访国内知名的专家和研究所,先后与大连水产学院、青岛海洋大学(现改名为中国海洋大学)、黄海水产研究所、水科院农业生态研究所进行技术合作与交流。

很快,经过专家们的合力攻关,太平洋海珍品公司解决了鲍鱼和其它海珍品养殖中的一个个难题。针对鲍苗死亡率过高的头等技术难题,公司的专家和大连水产学院合作,共同承接了国家“863”科研项目之一的鲍苗养殖三倍体课题。1999年12月,随着课题通过国家验收,公司也被确定为鲍鱼三倍体产业化基地。

鲍鱼养殖的成功,给了韩伟集团一个新的支点。但许淑芬和韩伟还不满足,“能否把鲍鱼变成水”的大胆想法在他们眼前一亮。

其实,这种想法并不是没有道理,因为目前生产的鲍鱼成品是直接作为食品销售,其中丰富的活性营养物质不易被吸收,如果能够拉长海珍品养殖业的产业链,通过高科技手段加工为保健品就好了。“这样既能保证营养的充分利用,也可使得水产品增值。”韩伟打着一举两得的如意算盘。

经过近三年的筹备,2003年初,韩伟集团终确定与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合作,共同开发鲍鱼的深加工技术。与此同时,一个源于传说故事的名字——“海龙涎”成为海洋保健品的品牌。

如今,专心于养鲍事业的许淑芬已经是公认的“世界鲍王”,其姿态一点也不比韩伟的“中国鸡王”逊色。业内人士感叹,这样的夫妻组合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凭着这样的骄人成绩,2005年春节前夕,韩伟和许淑芬荣获盛世乡约? 时代人物特别贡献奖。

国际化号角

这样的一组数据在外人看来是可望而不及的:拥有300万只蛋鸡,年产5800万公斤商品蛋。而对于韩伟而言,这组数据已经到了需要全面改写的时候了。

纵观国内的鸡蛋行业,禽蛋业生产集约化程度仅为30%,而农村的散养还高达70%以上。养鸡规模也远远不如韩伟集团,以在北京市场与“咯咯哒”平分秋色的“德清源”为例,其规模也不过20万只蛋鸡,由此看来,韩伟集团在国内已经难逢对手了。

不过,稳坐行业头把交椅的韩伟并不因此而感到乐观,他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我国的食品链条非常脆弱,安全问题让人堪忧呀!”其实早在一年前,韩伟集团就受国家部委之托,牵头制定中国蛋品的行业标准,“标准早就制定出来了,正在等待国家有关部门的审批颁布。”

尽管拥有世界的加工处理设备,但是韩伟显然还不满足于目前的处理水平。他非常清楚,“韩伟集团蛋制品加工比重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明显,这势必会带来产业效益的差距。”

据中国禽蛋业发展报告显示,目前我国蛋品深加工水平落后,还是以鲜蛋销售为主,而鲜蛋工业加工还不足2%;而发达国家蛋制品加工量占到其鲜蛋总量的%,有液体蛋、分离蛋、蛋粉和其它生化制品等系列深加工产品。

为了摆脱韩伟集团在蛋制品深加工方面的不利局面,2004年1月,韩伟揣着被列入“2003年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国债项目计划”的鸡场改扩建和蛋粉加工两大项目,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西行取经。此行收获颇丰,韩伟既实现了与欧洲的蛋粉生产厂——比利时BELOVO公司签署蛋粉加工项目谅解备忘录,又从丹麦SANOVO公司采购了的蛋粉生产设备。

2004年10月1日,亚洲的蛋粉生产基地在旅顺的北海镇奠基兴建。该基地由韩伟集团和比利时BELOVO公司各出资50%,总投资2.2亿元人民币,年生产能力5000吨蛋粉,产品全部销往日本和欧洲市场。在采访现场看到,蛋粉生产基地正在紧锣密鼓施工中,马上要进入设备调试阶段,韩伟乐观地告诉:“预计今年8月份能够投产。”

另据韩伟透露,为配合这一项目开工,集团的另一项目——蛋鸡饲养规模也将进一步扩大,以满足蛋粉生产的原材料需求。“规模扩大要求每个环节都相应扩容。”韩伟非常清楚其中的难处。

韩伟还向透露了今年的另一重头戏,韩伟集团计划投资25亿元,在辽宁省阜兴市兴建1000万只蛋鸡场,“项目已经开始进入征地阶段,预计3年内建成。”至于1年前提到的在北京和张家口地区投资600万只蛋鸡场为何搁浅,业内专家分析,可能是投资的土地成本所致。

此外,韩伟还计划今年上半年去南美洲考察,可能选择阿根廷建立养鸡厂,“一方面看中的是南美的产粮区,更重要的这样可以让咯咯哒更方便进入美洲和欧洲市场。”韩伟对此充满着期待。

这样,韩伟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赶超世界的2500万只鸡的蛋鸡场,“人口决定市场,市场决定规模,所以我一定要赶上世界的鸡场!”

中国连锁协会食品安全部主任杨青松认为,韩伟的成功在于,在保证食品安全的基础上,通过倡导健康和质量来满足差异化消费者。现在消费者对超市食品链很担心,特别是鸡蛋,看不到里头的东西,看不到鸡饲料、养鸡环境、鸡蛋的储存地点,生产日期,就容易产生各种担心。而韩伟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消除了消费者的顾虑。

不过杨青松提到,未来鸡蛋的竞争已经从单纯产品竞争转向终端市场的竞争,而韩伟在这个方面的力度似乎还需要提高。

室内空气检测
缤润汇
华谊兄弟文化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