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旅游

小心身边有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29:46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一旦你做了亏心事,这些事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无处不在地捕捉着你的灵魂,让你感觉身心不安。——题记  刘倩是一个情妇,俗称小三。  她的情人叫林申。  他们几乎每个星期天都会在一间郊外的别墅里幽会。  这个星期天,天气有些阴暗。刘倩打扮得花枝招展就等着林申的电话,可是等了整整一上午,她的电话就像变成了哑巴,一声不吭。  终他发来了一条短信,说是工作忙脱不开身,让她自由活动。这样爽约刘倩已经习以为常了,反正穿戴好了,不如出去购物,毕竟花钱才是她的乐趣。  购物之前,她来到一家肯德基,要了一份套餐,远远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林申,她很好奇,偷偷走近点看清他和一位年轻的女孩边吃边笑,她的脸立刻涨得通红,像是正妻抓住了丈夫偷情。她真想冲过去抓住女孩的头发给她几拳,可她抓紧盘子没动,因为她没有忘了自己的身份,一个情妇有什么权利去吵去闹,把他惹火了,没准会断了她的经济来源。  一扭身她找坐在了一张桌子上,这时的她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反正他给钱,不如就把和他在一起当工作,这样想她的心舒坦多了。  那天她没有去逛街,终究是没了心情,吃完了肯德基,早早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见到了大海,她以前的男友,他斜斜地倚在她的门上,嘴里叼着一根烟。  刘倩皱了一下眉,走过去说:“你干什么来了?”  大海猛吸一口烟之后,仍了烟蒂,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狠狠地啃她的唇,她开始挣扎,慢慢的开始回应,然后俩人喘着粗气打开门,相拥着进了公寓,这一幕都被一双阴狠的眼睛看了去。  没多久,小城里发生了一件杀人碎尸案,尸体被人砍碎,四肢被扔到了各处,没找到的是死者的头颅,据说这是具年轻的女尸,年纪在25到30岁之间。  正在看新闻的晓梅扭头对丈夫说:“你瞧!现在的人多残忍,又是一起杀人碎尸案。”  林申抚着剧痛的头,没回话走进了卫生间。他昨晚喝酒喝到凌晨,今天起来只感觉头疼欲裂,他早就听到了新闻里的报道,晓梅把电视声开的很大,他不想听都不行。  “老公!你今天还上班吗?”晓梅的声音幽幽的,不知道何时站在卫生间的门口。林申不耐烦地抬头,见她穿着一件真丝睡衣,那懒懒的样子……  林申头皮一麻,这样子就像刘倩!  “你……你……”他猛地站起来,忘了自己是坐在马桶上的,裤子哗啦一声退到了脚下。只听晓梅的嘴里打出了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张扬诡异,令他毛骨悚然。  “老公!你怎么了?”一双柔弱的手,摸着他赤裸的上身,他只觉得她手到之处彻骨的冰冷。他使劲推开她,她嘭的一声撞在门上,血顺着她的额头汩汩流出。  一瞬间,恐惧争先恐后地从林申的毛孔里钻里去,惊得他冷汗直流,汗毛直竖,他不由得大口地喘息着,半天才回过神来扑向晓梅。  就在他抱起晓梅的时候,忽然觉得,他抱的不是自己的妻子,而是另外一个人。妻子没有这么轻,轻得没有一点重量,他拨开妻子缭乱的刘海,头上的血已经凝固,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眼前的人是和他生活在一起十年的妻子吗?为什么她看上去那么陌生?  他略微迟疑,还是抱着她赶去了医院。  还好她没有大碍,只是头受了轻微的震荡,需要留院一两天。  她醒来之后,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恨意,他解释,她紧捂住耳朵,他喂她吃饭,她全部吐出来。无法,他只好让特护看着她。  他觉得她真的变了,不管是面容还是性情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这个人是谁呢?林申翻来覆去地想着。张萍萍?刘倩?还是和他有过一夜情的女人……  晚上特护在晓梅睡着之后走了,医院空旷的走廊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医院里并不安静,有隐隐的哭声,有痛苦的呻吟声……只要有一点动静,林申都会惊恐地看着四周,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向他靠近,带着一种死亡的气息。  终他受不了这种心理的恐惧,钻进了病房,妻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丝声息,他真怀疑她是活着,还是一具尸体。他倒在椅子上,摸着自己越来越稀疏的头发,和渐渐发福的身材,当年的魅力已经不见,可是他兜里的钱却比他年少时更受女孩青睐。他早就在这些拜金女中失去了激情,对于他来说爱情就是屁,没有钱谁跟你?所以他相信的就是钱……想着,想着他的眼皮越来越重……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晓梅和一个男人赤裸着身体交织在一起,晓梅一边卖力地呻吟着,一边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他疯狂地扑过去,和男人扭打在一起,末了他拿起一把刀,狠狠地刺进晓梅的胸膛,然后看着血像是盛开的花一样在她胸膛上绽放。  这一切让他觉得胸膛里的闷气全部释放出来,心情无比舒畅。可定睛一看,倒在血泊中的人,竟然变成了刘倩,他惊得一下子仍了刀,惊慌地向外逃去。  踏出了房门,外面竟然是一片荒草地,他踩着草地上疯狂的向前跑,草上面的露水很滑,他不慎跌倒在地,再爬起来的时候,手上沾满鲜血,他惊慌地低头,见草地上沾满了粘稠的鲜血,前路也是一片血红,放眼望去,草地就像一片血海,了无尽头。  隐约间,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微地呼吸声,这声音立刻穿透了他的耳膜,林申吓得心惊胆颤,慢慢转过身来。然而,他背后什么也没有,就连刚才他跑出的房子都不见了,只剩下满眼的血红,他转过身发疯似的向前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的前面站着一个人,一个没有头颅的人。  这个人慢慢的向他走来,每走一步,林申的心房都为之一颤。这人突然向他扑了过来,他大惊失色,一下子惊醒。一脸的冷汗,抬头看见窗外已经泛白,日头正慢慢地升起来。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上前去帮妻子掖了掖被角。晓梅似乎睡的很熟,呼吸声平稳均匀,他俯下身子,想要仔细看看她的脸,突然她的眼睛猛然睁开,吓得林申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公!你害怕了吗?”  林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那声音……那声音……活脱脱竟是刘倩。  “哦,我……很好……你怎么样?”林申吞了一口口水,不自然地向妻子看去,她脸上表情僵硬,嘴角上扬,样子诡异。  随着阳光温暖地照在他的身上,他感觉恐怖像是被阳光一点点吸光一样,脸多少恢复了血色,妻子再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她正默默地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家。  “咚咚咚……”  “进来。”林申喊道。  吱的一声,门被推开,门外站着几个陌生人,他们其中一个拿着一张照片问林申:“你认识这个女人吗?”  林申脸色一变,然后开门走出去,把几个人带到了医院走廊里,然后说道:“你们是谁?到底要问什么?”  来人亮出了警官证,然后继续问道:“有人报案说,刘倩失踪了,据调查你和她关系密切,请问你知道她的行踪吗?”  林申阴着脸说道:“我是和她关系是有些暧昧,不过她本来就是个妓女,来往的男人不止我一个,如今我真不知道她在那里!”  来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说了声打扰了,之后相继离开。  林申只觉得整个身体都虚脱了,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  他推门进去,差点撞上躲在门缝偷看的晓梅。见他回来,晓梅退了一步问道:“他们为什么找你?”  林申无力的摇摇头说:“没什么。”  晓梅没像平时一样追问不休,而是乖乖地拿起东西,走到门口。  林申送晓梅到自己家楼下,开车去公司。路上他拐了一个弯,远远地看了一眼刘倩的住处,一切如旧。他没敢开车过去,怕惹麻烦。叹了口气,一踩油门走了。  林申到公司的时候,员工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忙碌着。秘书张萍萍拿着今日的行程表给他过目,他微微一笑接了过来,张萍萍顺势坐在了他的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啪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道:“亲爱的!怎么你脸色那么差?”  林申拍了拍她的屁股说:“我妻子病了,昨晚在医院守了一夜。”小陈立刻撅起了嘴,气呼呼地说:“哼!就你的黄脸婆要紧,你不是说会娶我的吗?”  林申突然有些不耐烦,一把推开她说道:“行了!别闹了,出去吧!”  张萍萍一甩手走了,关门的时候,十分用劲,估计这一声门响全公司上下都能听见。林申气得手都颤了,真恨自己处处留情,以致惹上这么个难缠的主,不过她在床上倒是火辣,很合他的胃口。  想了想他拿起手机,给她发了一个短信,晚上约在郊外的别墅见面。小陈没有回信息,不过林申有把握她一定会去的。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他独自开车去了别墅。在门口他看见了自己送给张萍萍的车,他阴沉着脸坐在车里好一会,才走出去。  推开别墅的门,别墅里静悄悄的,很是奇怪,因为张萍萍喜欢在别墅里放的士高,她说这样独自在别墅里等他就不害怕了。而今天却没有音乐,他蹬蹬蹬走上二楼,卧室的门是敞开的,一个娇小的身体趴在床上。他叫了一声,没回音。他心想张萍萍一定还在生气,于是大步走过去,把她抱在怀里,只见小陈紧咬着双唇脸色紫青,昏迷不醒。  他想马上抱起了她,想要去医院,可是想想他又放弃了,把她放在床上。突然她的脸变了,变成了刘倩的脸,正冲着他冷笑。他被惊呆了,恐惧战胜了理智,他拿起枕头使劲的按在她的脸上。嘴里大叫:“我让你偷汉子,我让你偷……”她开始未动,后来突然惊醒使劲地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满头大汗的林申惊慌地把她的尸体抱到楼下的地下室,想了想在墙角拿出了一个风干的头颅,依稀能看清刘倩的眉眼。然后他把张萍萍尸体,还有那个风干了的头颅用胶带固定在一面水泥墙上,搅拌了一些水泥砌在墙里。一切弄妥之后地下室的墙加厚了。  林申魂不守舍地回到家,晓梅坐在客厅看电视。  “回来了。”晓梅头也没抬。  “嗯!”林申边脱鞋边答应了一声。  “吃饭了吧!”  “没。”  “那!我把饭菜给你热热吧?”  “哦!不用了,我不饿。”  晓梅也就没有挪地方,继续看着她的电视。  他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特意看了一眼电视,电视屏幕上的雪花来回跳动。  “你这是在看什么?”林申奇怪地问。  “哦,看电视呀!我在看现场直播的杀人案,一个男人把自己的情妇杀死在偷情的别墅里,然后残忍地砌在墙里。”  林申一惊手里的钥匙啪嗒掉在了地上,再一看电视,雪花中似乎有个影子,在卖力地砌墙。他大惊失色地跑过去捶打着电视屏幕,屏幕在他用力的一击之下碎开了一道缝,这条缝咔吧咔吧地裂开后,从里面伸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来,林申当场就被吓晕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林申被结结实实的绑在床上,浑身赤裸。晓梅拿着一根鞭子,嘻嘻笑着站在他面前,看他醒来一鞭子抽在他的身上,他痛得浑身一激灵。刚想说话,嘴里就被塞进了一只臭袜子。  晓梅瞧着他的样子笑得浑身乱颤,然后一鞭一鞭的打在他的身上脸上。他若是晕了过去,一瓢凉水就会浇在他的头上。  晓梅眨着眼睛问他,被人当成玩物好玩吧!他瞪了她一眼,可这一眼却令他身陷冰窖。他看见晓梅的脸一会变成刘倩,一会是张萍萍,样子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不久晓梅仍了鞭子,手中多了一把刀,然后把他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用盐卤上。然后笑嘻嘻地说:“我会把这些肉拿起喂狗,哈哈……”  林申疼得浑身僵硬,想动动不了,想喊却喊不出来。他绝望了,浑身上下被割得没了一块好地方,血淋淋甚是可怕,可他还有意志,头脑和眼睛还好使,所受的痛苦更是难以言喻,只恨不能速死。  这时晓梅又拿来了一盆盐,阴笑着一下子把盐都倒在他的伤口上,他疼得浑身抽搐晕死过去。  警察闯进他的家里的时候,晓梅疯了,嘻嘻笑着拿着针,正在林申的尸体上一针一针地缝着。再一看床上林申的尸体,不少警察都吐了,真是惨不目睹。  晓梅被送进了疯人院,医生说她的病情很严重,根本不能痊愈了,因为她的人格分裂成了三个女人,甚至表情声音都是三个女人,没有医生敢去给她看病,她被锁在疯人院的地下室里,可是她竟然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是怎么逃走的,不过小城里近老是有男人莫名其妙的死亡,都是一些花心的有钱男。  一时间小城沸腾了,警察四处寻找凶手,可是全无线索。 共 453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遗精吃什么药好使
黑龙江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