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美食

神秘鬼手频繁骚扰小区居民刻字泼油又砸车

发布时间:2019-10-13 05:02:54

  核心提示:崇信路的桂溪园小区里有双无形的“鬼手”,总是肆意用工具打破车窗、划伤车身。从6月29日至7月5日仅一个星期,小区里就有10余辆小车遭破坏。据了解,这种情况持续多年,居民怨声载道,却苦于捉不住这只“鬼手”。

  车窗被击中留下裂纹

  在现场找到的玻璃珠

  桂林生活讯(刘毅 文/摄)在众多小区反复上演车位争夺战的时候,位于崇信路的桂溪园小区近来有些反常:车主们纷纷将车往外面停,却不敢放在小区里,每到深夜,停车位上只有寥寥四五辆车。

  一打听,原来小区里有双无形的鬼手,总是肆意用工具打破车窗、划伤车身。从6月29日至7月5日仅一个星期,小区里就有10余辆小车遭破坏。据了解,这种情况持续多年,居民怨声载道,却苦于捉不住这只鬼手。

  疯狂来袭 一天五车窗受损 疑弹弓射玻璃珠所致

  7月6日傍晚,家住桂溪园的居民大多下班回家了,但小区里的停车位还是空荡荡的。

  唐先生开车驶入小区,车前挡风玻璃上一处碗口大小的裂纹清晰可见,中间还有一个弹孔。裂纹偏下方,未影响视线,这几天需要用车,他就不急着维修。不一会,朱先生开着车也回来了,只见车子尾侧的玻璃已支离破碎,车身两侧各有一条长长的划痕。

  朱、唐二人说,他们的车窗分别于7月3日、4日被打坏。3日当天恐怖,共有5辆小车车窗被打破。事发时间在凌晨3时至5时之间,待早晨大家发现时,小区都沸腾了。居民何先生的车受损严重,前后两扇车窗都被打碎了。

  这个人真是疯了,这段时间频频来砸车、刮车,我们都不敢停这了。居民大倒苦水。陈女士是出租车司机,现在她都让上夜班的弟弟把车开回临桂停放,第二天她再去取。

  据了解,从6月29日至7月5日,小区已有10余辆小车遭此劫。

  龚先生的车窗是7月5日晚被打破的,当晚7时30分他开车回到小区,专门停在保安室旁边,半小时后,挡风玻璃破了。他在现场发现两颗玻璃珠,珠子表面有明显破损,随后小区保安在小区其余位置,也发现了几颗同样的玻璃珠。大家因此怀疑,对方是用弹弓发射玻璃珠子击碎车窗的。

  制造刮痕鬼手两三年前就存在

  居民们反映,这种情况两三年前就存在了。以前打破车窗的现象相对较少,主要是制造刮痕,有的车曾被刻上死光光等字样。当时居民见事情不算特别严重,就没有报案。

  谁知鬼手发狂,近日频繁作乱,不止是对车辆,就连居民家的窗户、铁门都不留情面。

  7月4日凌晨,唐女士家楼下的大铁门遭泼油,不少邻居曾被惊醒,当时嘭的一声,大家都以为是砸车了,早上起来一看,我家下面的铁门、楼道全是潲水油,地上全是玻璃渣子。唐女士说,我家没有车,那个人可能就换个方式来对付我。另外,何先生的卧室、客厅窗户曾被打出3个洞,所幸当时家里无人。

  连连遭袭,居民愤慨不已,相继报案。派出所民警多次到现场勘查,但鬼手未见收手,砸车窗、刮车身照旧发生。居民开始担心,敌在暗,我在明,万一对方做出更过激的事情怎么办?

  自卫防守 居民装监控器 保安彻夜蹲守

  吴女士的小车被刮伤过两次,有一次从左车门一直到整个尾箱,被刮出一条深印,愤怒的她想到一个震慑鬼手的办法。

  6月25日,吴女士特意买了个监控器,安装在阳台外,透过摄像头,可以监视到楼道口一带的停车点。我只要一停好车,就马上回家打开监控器。从那以后,吴女士的小车都安然无恙。不久,同一楼栋的一户居民也安了摄像头,该户小车也没有再出事。

  可是,在监控范围之外,车辆被砸的情况越发严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报复或者示威,自从安了摄像头,那个人就发疯似地砸车。吴女士说。

  据了解,居民们曾商议筹钱,在整个小区范围内安装监控系统,此事因物业公司的撤离而被搁置。

  小区业主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解释,由于小区时常有车辆被刮伤、被偷电瓶、被打破车窗,越来越多的居民不满物业公司管理,拒交物业费。6月30日,负责小区十多年的物业公司撤走了,公司属私人承包。目前,小区就只剩李师傅一个管理员,就算安装监控系统,也无人管理。

  从7月1日开始,李师傅每晚10点就走出保卫室巡逻,夜深了就选一个开阔的地方,搬张椅子在那里彻夜蹲守。无奈对方作案隐蔽,他连守了五夜,一身蚊子包,却未捉到鬼手。

  损失惨重 无处索赔 维修费用自负

  据统计,整个小区的车辆约有20台,几乎每台车都不同程度地被刮伤过,其中近半的车被砸坏过玻璃。根据车型与品牌的不同,换一块玻璃的价格,少则四五百元,多则两三千块。

  某保险公司一姓陈的业务员介绍,小车于停放中遭到刮、蹭、碰、撞,包括落物、他人或自身造成的车体划痕或者玻璃损坏,是车身划痕损失险和玻璃单独险的保险范畴。这两个险种属于附加险,前提是必须先买车损险。

  居民龚先生说,全险价格昂贵,据他所知,除了单位车辆外,小区车主几乎没有人买玻璃险,极少数人买了划痕险。由于车窗不断被鬼手打破,车主损失惨重。

  何先生的车窗被打破过两次,更换了三扇玻璃窗,花费1800元;车子左侧的后视镜被掰断过,损失400多元;此外还多次修补划痕,损失在2500元上下。王先生的车刚买两个多月,价格不菲,更换挡风玻璃的费用至少2000元。由于未购买相关保险,物业公司又已经撤离,无处索赔,费用只好他们自己承担。

  蛛丝马迹 居民猜测是内鬼所为

  桂溪园小区不大,5栋楼,7个单元,共90户居民。李师傅说,小区总共3个出入口,平时进出的陌生面孔不多,作案如此频繁,而且什么时间段都有,不像是外人所为。

  龚先生说,7月5日晚,他的车就停在保卫室旁边,当时保安正在里面吃饭,车窗就在这时突然被打了。他认为对方一定熟悉小区情况,因此能做得滴水不漏。

  询问鬼手是何人时,居民们回答很一致肯定是内鬼搞的。

  王先生说,鬼手虽然作案隐蔽,但手法基本一致,事发多次,他们从现场找到了蛛丝马迹。从车窗上裂纹判断,撞击物是从高处落下,事发地点主要集中在三个区域通过掌握的线索看,我几乎可以锁定目标了。

  桂溪园是老小区,居民相处了十几年,彼此熟悉。如若真有内鬼,这人究竟是谁?一居民称,其实大家都心有所指,只是暂时还找不到确凿证据。他们希望警方尽快破案,将鬼手揪出来绳之以法。

都市
重庆互联网
法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