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游戏

马鹏恒毛克疾行程繁忙总理为什么还特地来回

发布时间:2019-04-25 15:36:50

关键字: 第八次中国—中东欧会晤佩列沙茨跨海大桥克罗地亚波黑李克强总理一带一路 【文/观察者专栏作者 马鹏恒、毛克疾】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4月10日至12日赴克罗地亚举行第八次中国—中东欧会晤,并进行国事访问。 在李总理此行中,有一个非常特别的行程安排。4月11日上午,在克罗地亚总理普连科维奇陪同下,李总理冒着大雨驱车来回五个多小时,几乎逾越了全部克罗地亚的国土,只为共同考察正在建设中的佩列沙茨(Peljesac)跨海大桥。 李克强与普连科维奇为大桥一期工程完工记念牌揭牌(图/中国政府) “第三方市场合作”典范 这座大桥究竟有甚么特别之处? 从佩列沙茨跨海大桥中标的背景和进程看,这一项目是“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典范,对中资工程承包企业有近乎里程碑式的意义。 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是个在欧盟境内实施的由欧盟提供资金、采取欧盟标准、全球招标,而由中资企业中标的重大工程项目。欧盟对大型基建工程有着近乎严苛的技术和施工标准,中资企业中标本身就具有巨大标杆意义。 更重要的是,欧洲经济面临重大挑战和不确定性,拮据的欧盟在2017年拿出占总工程款85%的3.57亿欧元资助克罗地亚修筑佩列沙茨跨海大桥,自然盘算“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会轻易将工程交给外来企业。使人欣喜的是,2018年1月中国路桥在与一群欧洲公司的竞标中脱颖而出,以极具竞争力的开价拿下这1项目。 但是,可以说从中标的那一刻起,佩列沙茨跨海大桥项目就面临着接连不断的纠纷和审查。不仅路透社、纽约时报等媒体充斥着对中企中标充满质疑的声音,未中标的另外一家名为Strabag的奥地利公司更是向法院起诉中国路桥“价格倾销”的行动,由于中国路桥提供的价格比该公司低了20%。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波折反复后,克罗地亚法院主持公道,以中国路桥的财务状况公开透明为据驳回了Strabag公司的上诉。 中国路桥中了标的、赢得诉讼、顺利推动项目,再次证实了中资工程企业已具有的技术实力和效率优势,如此才得以担纲佩列沙茨跨海大桥这1欧盟精打细算“抠”出来的赞助项目,和克罗地亚多年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克罗地亚“梦想” 从地缘战略的层面看,中资修建佩列沙茨跨海大桥,帮助克罗地亚实现了“梦想”。 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本身对于克罗地亚有着超乎寻常的重大意义。 自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联邦解体分裂以来,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克罗地亚南方的领地——仍一直被波黑的出海口涅姆(Neum)所分隔,成了一块孤悬海外的飞地。 造成这1现象有着深邃的历史背景: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早在17世纪末,涅姆就成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亚得里亚海东岸控制的“滨海走廊”,是奥斯曼治下波斯尼亚地区的少数入海口。而在南斯拉夫联邦解体后,波黑依照历史传统取得了涅姆的控制权。 虽然地理位置孤悬一隅,但是在经济上杜布罗夫尼克却是克罗地亚重要的旅游区之一,也是其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之一。坐拥亚得里亚海优美的海滨风光和悠久的历史文化——在文艺复兴时期,杜布罗夫尼克是一度可以与威尼斯对抗的拉古萨共和国所在地。佩列沙茨跨海大桥一修建,便利的交通将不仅为这座城市,还可能将为整个克罗地亚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虽然1996年克罗地亚便和波黑签订了《涅姆协议》,规定克罗地亚本土公民若借道涅姆享有无障碍通行权,可此项协议却一直未被完全落实,各种通关不便的问题层见叠出。在克罗地亚加入欧盟之后,由于欧盟成员国之间《申根条约》的限定,克罗地亚本土到达杜布罗夫尼克需要额外的出入境审查,这种交通不便乃至给克罗地亚政府带来了地缘政治上的深深忧愁。 但是,波黑却长期以来对修建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持高度怀疑的态度。 海运以其运量大、费用低的优点,一直是国际贸易中主要的运输方式,成为一些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命根子。但是独立以来波黑因本身经济缘由,一直租用克罗地亚海港。有朝一日在波黑出海口涅姆建设本国大港,也是波黑久长的“国家梦想”,而佩列沙茨跨海大桥可能会对涅姆港的通航能力造成严重影响。 因此,波黑对克罗地亚的桥梁设计再三刁难,乃至威胁要诉诸国际法庭。在1国的政治生活中,不能自由前往本国国土对民族情感的损伤可想而知。正如普连科维奇向李总理所强调的那样,佩列沙茨跨海大桥是克罗地亚人民20年建国以来心心念念的宿愿。

吃什么对感冒咳嗽好
肾阴虚牙痛中药治疗
晚上为何夜尿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