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游戏

刻之痕 第三百四十四章:良药苦口

发布时间:2019-09-24 15:20:37

刻之痕 第三百四十四章:良药苦口

“提尔,你确定这没问题么?”

艾丽莎盯着拉文霍尔手中的瓶子瞧了瞧,玻璃瓶中盛满了充满不详的绿色的液体,液体冒着气泡,仿佛沸腾了一般。在场的除了拉文霍尔之外没人了解炼金术,但没人愿意喝下这杯神秘的液体是肯定的。

事实上,连林秋自己也有些后悔了。

“你确定喝下去这玩意之后不会变成狂兽人或者超级变种人这类东西?”林秋接过玻璃瓶晃了晃,一股热气从杯口冒着了出来。林秋也从中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记忆药剂不仅看起来难看,而且还很难闻,由这两点他能轻易推导出这东西一定不好喝。

“只有这点我能保证。”

拉文霍尔说道:“除了变成狂兽人和超级变种人之外,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这药剂他也不是一次都没试验过,至少在药剂完成之初,他那可怜的学徒就喝下了不止一瓶。至于副作用……他也不能保证什么,那学徒平时喝下了不少他一拍脑门想出来的配方,他怎么知道那些副作用究竟是哪一个药剂引起的?

拉文霍尔在意的只有功效,而记忆药剂的确帮他可怜的学徒走进了邻村少女的内心,让他看见有关那位牧牛姑娘所有重要的记忆:“喝下它之后你有可能腹泻几天,也有可能浑身无力,当然,也不派出突然力大无穷的可能。”

拉文霍尔仔细回忆着学徒那段时间的表现,推断出了可能的不良症状。

“要不,理查德这个光荣的任务还是交给你吧。”经过了激烈的心理斗争后,林秋故作“忍痛割爱”状,试图将盛着沸腾绿色液体的玻璃瓶递交到不明所以的理查德手中:“这个光荣的使命就交给你了!”

理查德向来不惧任何挑战,只见他深吸一口气,来到林秋面前:“谢谢你的信任,提尔同学……喝下药剂后我该做什么?”

这真是一个尖锐的问题。

林秋仔细思考了一下,就算理查德成功走进了赛尔特的内心,他能做出的贡献很可能是帮助菲尼克斯再把赛尔特家给烧掉一次,甚至还有可能在菲尼克斯出现前就率先做出不慎打翻火炉之类的事。

理性告诉林秋,把任务交给理查德,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提尔,不要勉强,就算查不清菲尼克斯与赛尔特之间的联系也没关系。”艾丽莎看出了林秋内心的天人交战,绿油油的液体即使身为圆桌骑士的她都不想染指。

“艾丽莎,我觉得……”

林秋深吸一口气,他拿出了来到这个世界以来最大的勇气。几个月前在塔伦王国与西斯对峙时,他都没有这么视死如归:“也许这是青苹果味的。”

他说出了一个除了他自己没人相信的话来。如果不是在拉文霍尔反应过来前,林秋便仰起头将杯中的液体一饮而尽的话,他一定会即使指出林秋的错误。记忆药剂中使用了无数珍稀的素材,但没有一味素材和苹果有关。

而林秋很快也意识到了。

入口时味道干涩,除了没有想象中那么烫之外,各方面都和他想象中一样糟。绝不会有人愿意再体验一次这样的味道。但药剂的效果却立竿见影,当他好不容易从强烈的恶心感中解脱出来时,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眼前依旧是深夜的暮色农场,不同的是,这是它被焚毁前的模样。茂密的草丛一直蔓延到了河流,被人悉心剪裁的小道一直通向木屋。木屋内烛火亮着,似乎有人影攒动。林秋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透过缝隙朝里面窥探了一会儿。

赛尔特已经睡了,屋内有一位妇人,她似乎刚刚为赛尔特讲完《狼来了》之类的童话故事,有些疲惫地起身,将手中的早就翻了黄的图册随手放到桌上。女人穿着老旧的亚麻布长裙,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她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待赛尔特呼吸趋于均匀,她才温和地说道:“做个好梦,赛尔特。”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赛尔特的母亲了。轻轻敲了敲窗子,试探着自己能不能对赛尔特的记忆世界造成一些微不足道的影响。几乎下一秒,屋内的女人便做出了反应,温和的表情忽然变得紧张兮兮,她匆忙打开门,从屋内走了出来。

“你回……咦,你是谁?”紧张的表情变成了惊讶。

暮色农场位于距小镇有相当的距离,小镇的人总是对避而远之,远道而来的冒险者就更少了。此刻入夜许久了,是森林最危机四伏的时刻,在这种时候突然有人登门拜访不得不让人生疑。

“夫人你好,我是从小镇来的冒险者,阿道夫——阿道夫-希特勒的阿道夫。”林秋突然想起了那些冒险者们提及的风炉学院的学生,于是信口捏造出了一个并不存在的身份。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他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有些厚重,像是突然间老了好几岁,林秋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的深海,本来别着剑的地方空无一物,身上的穿着也不再是之前的服饰,而是风炉学院的制服。

他背着一把巨剑,背后沉甸甸的感觉压得他很不舒服。

而面前的女子竟低低地笑了起来:“原来阿道夫就是啊。我听镇里的冒险者说你刚刚从风炉学院毕业,这几天就会回到镇上……怎么,这么快又要踏上旅程了?”

更让林秋惊愕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明没说话,身体却自己做出了反应,他的右手不可控制地抬了起来,略显憨厚地挠了挠头:“啊,我听镇里的大家说最近森林里有一只熊怪出没,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不知不觉的就找了这么久啊,我见农场还亮着蜡烛,不知不觉地走了过来,我打算明天一早再深入地搜寻一番熊怪的踪迹,今夜能否在你们农场借住一宿?把柴房借给我就行了,万分感谢!”

断了一条腿的阿道夫难道是真实存在的?

就算林秋不愿相信,但身上的风炉学院制服却说明了一切。他之所以能影响赛尔特的记忆是因为他不知为什么跑到了一个名为阿道夫的人身上。

“这样啊,可是……”

“如果太麻烦您的话就算了,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的。”阿道夫是一个憨厚的人,他挠了挠头,露出了充满阳光的笑容。

这药剂真是见了鬼了

刻之痕  第三百四十四章:良药苦口

林秋一边做出不受自己控制的举动,一边在内心进行强烈的吐槽。

阿道夫作势要走,但他没迈出几步,赛尔特的母亲忽然叫住了他:“住一晚的话是没什么问题……只是我的丈夫可能又酗酒了,所以一会儿无论他弄出了什么响动,都请你待在柴房不要出来!”

沧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拉萨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武威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医保医院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收费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