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科技

【渔舟】情感危机(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4:05
一、
再过两天就是2004年春节了,代市长田歌考虑到自己才到蓉城市半个月,对很多情况还不熟悉,就决定今年春节不回春城老家,留在市政府值班,以增加了解。
这天因气温骤降,那毛毛细雨竟在早上变成了雪花。田歌提前一小时就走进市长办公室查阅秘书处送来的报告,当他把那十多份报告看完并分别作了批示时,已是上午九点钟了。
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田歌拿起话筒正想按习惯报自己的名字,电话里却传来市委书记李镇江的紧急通知:你是田歌同志吗?刚才我接到市交警大队和云龙公路扩建指挥部打来的电话报告说:云龙公路今早上八点半突然被该路段的筑路民工们全线堵死!据他们说这些民工采取分段堵路的办法,使和云龙路衔接和交叉的两条国道路口、三条省级公路也受到影响了。因此市委决定马上启动《市突发事件应急方案》调动驻市武警支队、市公安局应急大队及市委、市政府相关部门立即赶赴现场处理这一突发事件。命令我已下达了,相关的通知和安排我也部署了,考虑到你对云龙公路的情况还不熟悉,所以我决定你仍留在市政府值班,由我去处理这一切。你明白了吗?
田歌听了忙说:既然发生了突发事件,而这事又恰恰该市政府出面处理才适合,所以我这个代市长应该义无反顾的参与处理才对。虽然我对云龙公路的情况不熟悉,但有你的支持和现场指导,我还有啥顾虑的呢?我还是也到现场去吧!李书记没有拒绝他,而是叫他马上赶到市西门高速路口和他汇合。
田歌虽然来市里才半个月,因云龙公路扩建工程既是市的《创造良好环境、促进市周边郊县发展》战略的重点建设项目之一,便两次去现场巡视考察过,所以他知道云龙公路被堵的后果。
云龙公路是市西郊坤县境内的主要公路。它起端于铁路边的坤县,到达终点是建在云龙镇旁的云龙集团厂区。公路全长55公里,原是省级砂石路面二级公路。由于该路是廿十世纪五十年代修建的,其路面只能同时行走两辆车(即双车道),其路线又穿行于山沟坡顶起伏度大弯道又多,早已不适应改革开放后车辆猛增运输量剧升的现状,市政府和坤县政府在两年前终于痛下决心扩建坤龙公路——采用半边通车半边扩筑的办法,计划两年完成。可现在已过去三年多了,全线竣工却还需要半年才行。
坤县的公路在全省甚至全国都属很差的。前不久完工的另一条川果路因“花了六千万修了条 0公里的豆腐渣路”而使前市长丢官,现在田歌这位省政府体改办副主任(正处级)刚来代理市长就遇到这麻烦事儿,确实对他是场严峻的考验。
刚才李镇江书记曾暗示他:这云龙公路扩建工程本是上届政府留下的烂摊子,你初来乍到完全可以不管,但田歌认为既自己作为代理市长已上了任了,就得尽这市长的义务、理这市长的事。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决定自己参与处理这场突发事件,尽管他知道这事非常烫手。
田歌赶到西门高速路口时,见公路旁小车、警车、军车竟摆了一公里多长。他被请上一辆摆在这条车龙中间的豪华大巴上,发现市委、市政府的各部委局的头把手全在车上。李镇江书记见田歌上车后,便清理了一下他通知的人到齐没有。当他看到全到齐了,就立即向大家宣布了云龙公路全线被筑路民工堵死的事。然后他强调说:鉴于两天后就是春节了,所以市委市政府决定启动《市突发事件应急方案》,争取以短的时间、快的速度、小的代价处理好这事,以确保大家能愉快的欢度春节!
经过我和代市长田歌同志商量后决定,田歌同志担任事件处理指挥部总指挥,副总指挥由市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林江生同志担任。其余各部、局的负责人为指挥部成员,我负责事件的协调工作。现在由林江生同志布置具体任务。
林江生指着临时挂在车前端栏杆上的云龙公路交通图和云龙公路工程线路图说:由于民工是采取分为八个施工段分段堵路的方法,所以我们现在要直接赶到云龙公路设在该路中间的工程指挥部去。要去这儿只有从这条横跨该路的高速公路才能到达。按李书记的设想,只有和现场施工与工程的总指挥协调并了解到事件突发的根本原因后,我们才好开展工作。
我们到达现场后,武警支队的任务是控制局面、预防民工发生骚乱;市局的警察和应急大队负责到现场的特别是市领导的外围安全,重案组的刑警负责领导的直接人身安全;市电视台的摄像记者负责把那些跳得、闹得凶的人的镜头拍下来,以备今后追查;至于其他的文字记者就负责去接省或中央来的记者们,不得让他们进入现场。另外各部、局、委的负责人,都得按“突发事件应急方案”上的条例各尽其职,有情况上报,无情况不报的原则执行。现在看李书记、田代市长还有什么指示?
李镇江满意的说:我没啥可说的了,就这么干吧!田歌此时却突然说道:尽管我不熟悉情况,但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坚持克制态度,作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估计民工们之所以堵路,无外乎是要求发给工钱。既然国务院总理都在为民工们讨债,我认为我们市也不可能例外。所以,我们首先得替民工们着想,想到他们的苦衷、想到他们的艰难。为他们想想,为他们办事,才是真正践行“三个代表”的具体表现呀!
这时,市委书记李镇江面无表情的下令道:田代市长说得有理,我们都应记住这些。现在,大家按部署立即分头行动,如有谁在这次平息事件过程中违犯规定,将受到严厉的处分!
于是,大家迅速离开大巴,各自上了自己的车,浩浩荡荡的向云龙公路扩建工程指挥部而去。
田歌上了市委书记李镇江的三菱越野轿车后,李书记对刚才田歌的插话似乎比较理解。不过他提醒田歌:你要作好在荒野里冒风雪挨饥饿的准备,我估计事情要比我预料的难得多啊!
田歌说:上次我去云龙路考察时就有民工反映说他们干了活没拿着工钱,我估计他们今天之所以把公路堵死,主要也是这个原因吧。我认为只要把包工头找到,叫他把民工们应得的工资全部发给大家,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李镇江听了有些怀疑的看了看田歌,沉吟了一下才叹了气。他摸出云烟递了一支给田歌,然后又拿出一支点燃抽了一口后,似自言自语又似回答刚才田歌的话道:哎,我估计事情不会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呀!田歌看到李书记刚才的神色和举动,现在又听他这么一说,本想趁机问个究竟,见李书记已一边抽烟一侧头看车窗外似乎在思考什么,便只好也把烟点燃抽了起来。
轿车内一时烟雾腾腾,两位头头各自在烟雾中想着事情。当一支烟抽罢、轿车内的烟雾散尽时,轿车已驶进坤县境内了。再行进半小时,就到坤云路建设指挥部了。尽管在车上的无论是田歌还是李镇江,都在各自的脑海里设想着民工们闹事的那混乱场面,所以他二人的思想都作了坏的准备。
可是当他们车到了云龙公路扩建工程指挥部下车时,看到面前的那情景,二人的心一下就被震憾得忘掉呼呼吹啸的山风、飞飞扬扬的雪花和寒冷的空气很快就冻得脸部又麻又痛了。

二、民工们的血泪控诉
云龙公路扩建工程指挥部所在地既是该路的中间,也是郊区五县一(中心)区中海拔位置的山脊上。平日这儿就比市里的温度偏低五度左右,由于昨晚这儿就开始降温下雪,所以到了今天上午到处早已白茫茫一片了。
一直生活在春城的田歌自小就对白雪飞扬、把到处都包裹在白雪之中的情景十分向往。可自他懂事以来却只是偶尔看到冬天下一点点雪,很少看到像电视里的那到处都铺着厚厚一层雪的情景。所以他每每在电视里看到北方、特别是东北的哈尔滨在冬天那些大雪纷飞、到处银装素裹的画面时,他总是既羡慕又向往。
可现在他和李镇江下了轿车看到此时的风越来越大、雪也下得越来越大、到处都是银装素裹时,他却赞叹不起来了。因为就在离他们轿车不到十米的云龙公路上,一幅贴在竹笆箦上的标语上写着一排不工整的大字:给我们工钱,我们要回家过年!那笆箦后面黑鸦鸦的站满了衣衫褛烂、穿着单薄、或披塑料雨披、或戴斗笠披蓑衣,头和身上已披着一层白雪的筑路民工们正默默的、一动也不动的站着注视着他们。那目光中有不满、有期待、也有怨恨,使田歌感到内疚和自责,他正想上前和民工们搭话,李镇江却在他身旁拉着他的风衣并小声的说:你别过去,警防被他们激动愤怒时打伤。随后他对正好走到面前的市公安局长林龙生说:你通知他们各工程队选两个民工代表来和我们对话,同时向民工们做好工作,希望他们不要发生骚乱,如发生骚乱,我们就要严惩骚乱者!
李镇江见林龙生带着人去和民工交涉去了,拉着田歌一边往工程指挥部里走,一边小声的说:我曾经主持解决过几次下岗工人请愿事件和骚乱,所以深有体会。待会儿对话时由你主持,你看我的眼色拍板。记住,凡事切莫激动和急于决定,要宣布啥事之前,我俩先商量后再定。说罢他又对贴身警卫的欧阳杰和他的重案二队的人说,你们跟随我们左右,遇到紧急情况你们的任务主要任务是控制局势,贴身保卫有特警。
田歌本想告诉李镇江自己在调到省体改委之前曾在沱江市当过三年市长助理,也曾协助过当年的沱江市市长处理过请愿和骚乱事件。但他想到来蓉城市当代区长前省领导讲的要他既要开拓创新践行“三个代表”,又要注意和市的党政领导班子搞好团结,特别是要处理好和市委书记李镇江的关系的谈话,便把想说的话忍住了。
所谓的工程指挥部就是租用公路旁的一家农民院落。这院子正面有一楼一底各四大间属指挥部租用,左右两边的各三间厢房和靠公路方向的正门过道与两间屋除了指挥部用一间来做厨房外,便是房主自己作住房了。正面楼底的几个办公室里都有熊熊的火炉,田歌和李镇江走进去时,见坤县县长杨民富和县委副书记高宏图二人正坐在桌旁闷头抽烟。县公安局长老龙却在摆弄半导体喇叭,他们看见市领导进来了,忙为他们让座、倒水泡茶。
田歌坐下不到两分钟,就感到自己那被风雪冻僵了的脸宠和耳朵被这屋内的热气这么一烤,便有一股针刺和又麻又痛的感觉。田歌忍不住一边用手搓揉脸宠和耳朵,一边在想:我刚才在外面至多不过十分钟就冻成这个样子,那些民工可能已在公路上站了不少于两个小时了,被冷冻得肯定早是冻彻骨髓了!看来,不只是不尽快解决民工的堵路事件会造成两条国道、两条省道和坤云路自己的堵塞及重大经济损失与影响,连民工们也会被冻伤、冻病呀!
李镇江见杨县长和高宏图的身上不但糊了不少稀泥,脸上还有伤痕,就问是不是和民工们发生冲突了?杨县长苦笑了一下说:被两个激动的民工抓扯了几下,无所谓。高宏图说:李书记,我口水也说干了,老龙喇叭也没电了,结果却一点效果也没有。现在就看你们了!这时值班员端来几碗酸辣汤请三位市领导喝,田歌接过喝了几口就觉得全身温和起来了。
田歌听了想了想后对那值班员说:通知各工地食堂立即想法烧酸辣汤给大家喝,要不然时间久了会冻伤、冻病的。
那值班员说:工地食堂因没有钱买粮食和蔬菜,今早上就停火了。
这时李镇江有些气愤的命令几个值班人员:马上去通知各工地食堂,就是向公路周围的农民赊也得赊到海椒和酸菜,立即烧好酸辣汤送给民工们喝!谁不执行,我就把谁抓起来要他三十不能回家团年!
那几个值班人员虽感到完成这任务有很大的难度,但他们还是穿上军棉大衣,披上雨衣出去执行李书记的指示去了。
李镇江待几个值班人员走后,朝田歌笑着说:你考虑得周到,很好!我们下一步是不是……正说着,他见有民工代表进来了,就停了下来喝起了刚泡的那杯热气腾腾的一级毛峰茶。
田歌见来的人不少,干脆叫林江生和几个民警把火炉抬到楼上的大会议室去,然后热情的把民工代表们请到楼上会议室对话。同时他又安排指挥部食堂的厨师为大家烧一碗酸辣汤。
尽管田歌和李镇江对民工代表们的态度很好,同时尽管林江生和他的民警们对民工们一直是和善客气的,但当这些民工代表们被请进了楼上的大会议室后,室内的温度又一下变得热乎了之后,他们都不正视田歌和李镇江,更不敢正视林江生和欧阳杰他们。只见他们各自把自己的雨披或蓑诉斗笠放到会议室内座位的旁边,然后就各自抽起了自己的劣质香烟或自己裹的叶子烟,使大会议室内立即充满了一般难闻的味道,使田歌和李镇江差点呕吐。
这二楼的所谓大会议室,其实就是两间没有隔墙的大房间。可能工程指挥部考虑到一切从简吧,所以这可以容纳七、八十人的会议室内没有安装任何扩音和音响设备。主持人平时在这里开会时由于各工段的到会者都很遵守会场秩序,所以讲起话来并不吃力。可今天这些民工代表们一下从寒冷的野外来到这温暖的室内,再加上又冷又饿需要烟草来提提神,同时又免不了互相说几句话,使会议室不仅空气混浊,还非常热闹,田歌连讲了几句请大家安静的话,竟没人理睬而静下来。

共 2 767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从云龙公路突然被该路段的筑路民工们全线堵死的事件展开,在该市的代市长田歌、市委多个重要官员的调查处理中逐步揭开民工堵路的原因,并一点点揭开与该事件有关的隐情,呈现出官场的复杂和黑暗。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扩建改造公路,无疑是急功近利的,必然导致工程进展缓慢、民工领不到工资,激起民愤。田歌市长深解民怨,然而空有一颗为民请命的心,为了保全大局,只好听取李书记的意见,借包工头代罪,结果还是难保大局。当包工头无法再承担压力要跳楼时,田歌顿然醒了,当众揭露真相。错的就是错的,很多问题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小说像一把剑,刺向社会的心脏,流出黑色的血液,触目惊心。读后,留下深深的叹息……作者善于布局,情节跌宕起伏,由表及里,社会性强,引人入胜。欣赏!【编辑:情韵悠然】【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121807】
1 楼 文友: 2016-12-16 22: 0:52 问好云山松老师,祝你创作快乐!
2 楼 文友: 2016-12-16 22: 4:15 民工的苦,官员的无奈,一言难尽血栓有什么好治疗方法
小儿上火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安而康长效夜用成人纸尿裤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