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崔健首度执导长片获罗马电影节特别推荐奖

2018-12-07 00:54:09

崔健首度执导长片 获罗马电影节特别推荐奖

“中国摇滚之父”崔健总是在各种音乐舞台上肆意“撒野”。7年前,他作为导演开启了“新长征路上的电影”。崔健首度执导的电影长片《蓝色骨头》将于10月17日上映,前天他接受京华时报专访时说,当导演是为了用更多方式表达自己。他说拍电影时特别激动,爽起来特别爽,感觉拥有了整个世界。

风格

受多位国外名导影响

崔健与电影结缘已久,1992年他在电影《北京杂种》中本色出演;2001年在《我的兄弟姐妹》中扮演一位音乐老师;2007年执导短片《修复处女膜年代》;2009年执导了《成都,我爱你》的30分钟片段。而《蓝色骨头》是崔健的首部长片,缘起于他的专辑《给你一点颜色》里的两首歌《迷失的季节》和《蓝色骨头》。该片已经获得了第8届罗马电影节特别推荐奖、第5届中国导演协会年度表彰大会评委会特别奖等荣誉。

崔健对电影有着极大的兴趣和热情。他从小就喜欢看电影,各种风格都爱看,“我不愿意参加过多社交活动,就有大量时间可以看电影。观影过程很享受,看到有意义的镜头会留意,剪辑时就尝到这种好处”。他透露,《蓝色骨头》受到了很多导演的影响,像昆汀·塔伦蒂诺的剪辑、马丁·斯科西斯的旁白、斯派科·李对节奏的把握和《教父》的音乐。

《蓝色骨头》是交响诗

崔健在《蓝色骨头》里讲述了两代人的三段故事,他称这是一部没有尿点的电影,“有人看完后说摸不着北,那是因为前10分钟特别重要,人物交代信息量集中,这个时间迟到或走神的话,后面就全丢了”。如果有观众真的欣赏不了,崔健认为不是因为叙事不清,而是风格欣赏问题:“就好像听流行乐的人听不懂交响乐,听交响乐的人受不了流行乐,我不认为谁高谁低。”

他称,《蓝色骨头》拿音乐类型来类比的话,属于交响诗。崔健自信很多歌迷会想看第二遍,就像一张好的唱片可以反复听,会有不同的感受。

创作 电影像生命不做透不行

自己当导演,崔健表示并不是因为贪恋电影圈的光环,而是他听着自己音乐写出来的剧本,怕别人拍不明白,“我认为我不做导演,这部片子可能会成为垃圾,因为情感表达不出来。我看过别人作品失败的经历,你一放弃就是一泻千里,这个你只能自己盯着”。

为了更清晰地表达作品,崔健还要求对电影拥有终剪权力。他坦言,由于对电影的经验不够,后期剪辑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的剪辑太好玩、太有意义了,学到很多东西。我在剪辑时开始写旁白、写音乐、配音,演员配音的时候还可以再创作,有很多变化。很多人说,三分拍七分剪,确实是这样。”他透露,这几天还在为电影做细微的修改。

说起电影的拍摄和剪辑,崔健连连感慨“太有意思了”,一改不拘言笑的表情,显得神采飞扬。“拍电影时特别激动,感觉整个世界被我拥有。但失败的时候也会特别惨,爬得高摔得惨的感觉。”他坦言拍片时爽起来特别爽,但也有情绪低落时:“感觉深一脚浅一脚,一天在天上,一天在地狱,低落时会想我怎么干这么一片子?”他解释说,作为新导演,有时遇到难关会有种挫败感,“我就想这个关不过去不行,得把它完成到我的理想状态。电影就像一个生命,要是不把它做透了,就像对不起这个孩子似的”。

市场很残酷但没有妥协

《蓝色骨头》拍完已有两年多,其间也数度传出上映的传闻,但一直没有确切消息。崔健透露,迟迟未公映不是因为审查等问题,而是他一直在剪辑、修整。片中涉及同性恋、“九一三”历史事件等,但崔健表示这些并不影响影片过审,“因为这不是历史传记片,而是关心人物命运的电影。历史只是背景,观众不用去关注历史,感受情绪就够了”。

在这部电影创作时,崔健就抱定了一定要公映,“我不是为电影节拍的,是为中国观众拍的”。问及面对电影市场是否会做出一些妥协,他称现在的电影市场虽然有些残酷,但没必要去妥协,做一些调整就行。

搭档

杜可风特别会抛砖引玉

《蓝色骨头》由着名摄影师杜可风掌镜、毛阿敏客串,尹昉、黄幻两位新面孔和倪虹洁主演。邀请杜可风、毛阿敏,对崔健来说轻而易举。毛阿敏是他的粉丝,杜可风是他多年好友,“我是老杜在大陆的个朋友,我们在《北京杂种》合作过,他知道我要拍电影,个站出来说要帮忙”。

谈起与杜可风的合作,崔健颇为感激对方给予的很多灵感。“开机前我有点害怕,因为他太有名,会不会左右我或让我更失控?”通过合作,崔健改变了想法:“他特别会抛砖引玉,去调动我的述说力、表达欲。他会理解我的表达,同时给出他所理解的表达方式。”他举例说,有一场发布会的戏,他觉得现场气氛的把握应该重于人物刻画,但杜可风认为应该抓人物。等剪辑时,崔健发现杜可风是对的。

计划 三张新专辑不会太久

变身电影导演,崔健并不愿意用“转型”来形容自己,“我不认为是转型,我也会继续做音乐。拍电影是因为到了一定岁数,有很多东西要通过不同的表达方式来传递”。他坦言不会做职业导演,曾有电影公司找他签约,请他一年拍一部电影,但他没有答应,“就像做音乐我也不喜欢一年出一张专辑。我希望在有感觉的时候去表达,没感觉时就学习”。

崔健自2005年的《给你一点颜色》专辑后未再出唱片,令歌迷翘首相盼。问及音乐上的计划,他透露歌迷不用等太久了,他将放出大招,连出三张专辑,“如果顺利,我马上会推出3张专辑,包括创作专辑、电影原声碟和交响乐专辑”。

而电影方面的计划是《蓝色骨头》续集,同样源自《给你一点颜色》的两首歌《小城故事》和《红先生》,跟《蓝色骨头》有所关联。他坦言不会执导别人创作的故事:“也有人找过我,我觉得他们看错人,我不是能干好的人,他们可能会失望,所以我一般不接受。”

手记

摇滚之父原本随和

在崔健拍电影前,曾有朋友“警告”他:“你知道导演干的是什么活儿?每天要回答一百个问题,你受得了吗?”崔健回复说他做好了准备,面对繁琐的问题和变动。

崔健的音乐充满愤怒的力量,他本人也一贯给人不拘言笑、难以接近的印象。问及面对“每天一百个问题”是否会发飙时,他笑言:“其实我的脾气一直挺好,有些人跟我接触后甚至会失望,说我的脾气怎么这么好。他们觉得我应该很沉默,或者一喝酒就骂街。其实我的性格、生活方式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倪虹洁也说,崔导与人沟通十分随和,有小孩子的可爱一面。

崔健语录

我也玩,也潜水看一些微博。但这不是为了向年轻人靠拢,我周围跟我同龄的都这样玩。

所谓票房大卖,大家一开始追求的指标就不一样。我没想过要打破什么票房记录,好的影片体现在口碑而不是票房。

完美这个定义是不存在的,它某种意义上是某个阶段的方向和目标。

拍电影的挑战在于团队运作在于互动;音乐更个人化,敌人是自己,但征服自己有时候比征服千军万马还难。

京华时报吕莉红

浮筒
连续式炭化炉
电动洒水车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