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军事

easymoney赚完了互联网这顶附庸帽

发布时间:2019-03-06 20:07:26

文|挠乱天下

「投资进入了深水期,移动互联的大浪已经过去了。」资本寒冬还在,风投女王徐新又迎头泼来一盆冰水。

这半年,创业圈太寡淡了,创业者挣扎在资金链断裂的边缘,耳边却是投资人的念叨,半年来一个好项目都没看到,钱都花不出去。当智能出货量数字滞涨,移动互联的红利增长值正在变小。

不过,在普遍疲软和滞缓的境地下,依然有新的明星享受自己的高光时刻。乐刻运动在2015年获得三百万美元A轮,盒马生鲜在三个月前完成了阿里战略投资的1.5亿美金。

与以往不同,他们离「高大上」的互联有些遥远,从传统之中冒出来。

这是从线上力量溢出到了线下,也是线下实体经济甩掉互联+的附庸帽子,两股力量相互纠缠在一起,接下来的机会就在于,谁能杀掉那跟线。

一个牛逼的新项目

合肥市蜀山区香樟雅苑小区旁,有一家生鲜商超,老板是个脸圆得没了棱角的憨厚中年人,店面大约两三百平米,通常都挤满了客人,水果、猪肉、水产,他这儿都卖。

生意的确比附近的农贸市场好得多。但就是这么一个乍看上去和线上没有半毛钱关系、传统到尘埃里的实体店模式,现在是今年上半年互联创业圈子里鲜亮的红。

他的老板一天见三路投资人,打着飞的去分享演讲。「生鲜传奇是实体店模式转型,是纯粹的实体店,是线下模式,和线上没关系。」

和以往创业者总是鼓吹自己的互联基因不同,生鲜传奇的创始人王卫从一开始,就高调撇清了与互联的关系。

这就是「生鲜传奇」,2015年7月开了家店,迅速实现单店盈利,如今已在全国各地有七家连锁店。

他自有底气。鲜红的西红柿要摆在显眼的地方,地板被擦得能照见人脸,门口是一台称重收银一体机——这么一个纯粹的实体店,依赖着这套精密的「生鲜卖场的管理技术」,正颠覆着互联创业的「血统论」。

生鲜传奇吸引人的,是产品的价格,比农贸市场,甚至比电商更便宜。「效率优化是他的秘密,」王卫解释说,就是标准化设计和执行,一切都围绕目标消费者需求进行场景设计和选品的结果。

而生鲜传奇具体的商业模式,就是「密度开店,离消费者更近,综合成本更底。」线上销售和送货上门的形式,效率过低,成本过高,显然和生鲜传奇的是定位冲突。

「他构建了了一个比农贸市场高效的多的业态,有效地控制了价格。」盈动资本创始合伙人大象分析说,生鲜传奇的价格之所以比菜场更具优势,就是因为王卫通过自建供应链,并且对供应链有着非常完善和高效地管理。

这个系统就是互联的呈现方式,我们看到的店面是一个个简洁漂亮的页面,而背后是庞杂而精确的一整套程序。王卫所说的场景设计和选品,不正是基于后台程序做出的产品功能和页面呈现吗?

原来这个来自合肥,专注线下的生鲜商超其实是一家地地道道的互联公司。

那么,我们还需要感慨线上的天生骄傲吗?纠结线上线下的对立吗?

一圈迅速垒起来的墙壁

雕爷的名片上,大名孟醒被放的很大,背面花里胡哨地印着十多家公司:阿芙精油、雕爷牛腩、河狸家等等,这个创业玩家,几乎把每一个点子都变成了一家公司。

从阿芙精油到雕爷牛腩,他一直是一个在传统行业中嫁接上互联的人。阿芙精油干成后,雕爷从女人的生意中跳出来,号称花500万买断周星驰电影《食神》主角原型戴龙的秘方做出了「雕爷牛腩」,家店就开在了朝阳大悦城。

用擅长的运营方式,在微博发起投票,争取到了个试吃顾客——苍井空。玩法如此骨骼清奇,谁还在乎牛腩难吃呢?

2014年,在西湖边的电商媒体人峰会上,明星雕爷抛出了一个论断,下一个的机会,是O2O。望京这个「宇宙O2O中心」的沉浮,见证了这段历史。

扫码街奇景,就出现在这里。百米不到的人行道上,印着巨大二维码的条幅一字排开,每个条幅下面是一家公司,一张桌上摆了传单,剩下就是各种小礼品,玩偶、支架、公交车卡套等等。只要你在一张桌子前驻足,隔壁三五家公司的小伙小姑娘必然一拥而上,要你雨露均沾。

盛时,有公司甚至在这条街抢了三四个摊位。借贷宝就是这条街的常客,没有桌子,小玩偶堆了一地,五拨人占了四个据点。下载注册即得小玩偶,更有「扫一扫20元到账、多一个好友再多20元」的说法。

这是家多么「土豪」的公司,他们对外宣称,天使轮完成了20亿人民币的融资,A轮是在今年年初完成的,金额是25亿人民币。有意思的是,天使轮的发布,是在外界质疑原先借贷宝自己宣称的高昂推广费,据说,推广费的数字,也是20亿。

借贷宝这一套通过层层分账发展用户的销推广模式,是不是会让你想起某种「不可描述」?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荒谬?

美团的办公地点也在望京,常逛扫码街的美团市场总监刘艳峰曾经感慨:「我们美团也是打过价格战的,都不敢这么花钱。」

千团大战的硝烟犹在眼前,半年时间冒出来的总共五千多家团购站,在下半年,迅速死掉了90%。

但这并非一无是处,它让廉价智能的普及大大提前了。2014年,小米的销量是6112万台。同一时间,滴滴正在与快的展开补贴大战,一个出租车司机恨不得用上两三部。这一年,中国智能的用户也首次超过了5亿。

待到2015年情人节,滴滴与快的合并时,他们,以及小米等等玩家,已经联手筑起了移动互联1.0时代的线上围墙,城砖便是一块块智能。大家奋力把线下的东西搬运到线上,这是工具创业的年份。

何流,点到的创始人,曾在千团大战期间负责58同城的团购业务,参与了千团大战,他眼睁睁看着态势失控,原价200元的自助餐,团购站只标价170元,剩下的30元由站补贴给商家,甚至是在月初提前支付。

幸好,耗不下去的资本刹住了这场战役。何流开始了自己的创业项目——点到,一个上门按摩推拿的O2O项目。大家一起被裹挟进了移动互联2.0的时代。不过,随着扫码街的衰败,O2O的大势也过去了。

河狸家面临也着各种质疑,雕爷,可能已经老了,或者说,嫁接传统行业和互联的路子,走不通了。

线上线下的两场博弈,基础建设完成了,巨头林立,天下已经分,只是,又留下了一片焦土。

创业上升到政治正确之后,总是演变成魔幻现实主义,好在,新芽正冒出在城墙之外。

一个骑在墙上的人

我们已经进入移动互联创业的3.0时代。在经历了从线下搬运到线上,有从线上发起对线下的进攻之后,大家开始更理性地思考问题,于是,有一些人骑在了这堵墙上。

上门O2O大火之初,何流创办了点到,欣然入局。去年年初,点到迎来了一个爆发性增长,然而,规模渐渐成了陷阱。到2015年10月左右,行业增速放缓,一些底子不够厚的上门按摩项目直接消失了,而点到,也在面临每月亏损上百万的艰难境地。

没有太多时间讨论琢磨,经过半个月的焦虑,在一次会议上,何流终决定,跳出规模的陷阱,要让主体业务盈利。原来那套线上流量迅速扩大规模的路子,在资本的压力之下,走不通了。

easymoney赚完了互联网这顶附庸帽

背后越来越贵的线上流量,广点通在涨,所有渠道都在涨,短短一年半,价格翻了两倍到三倍,何流忍不住骂了一句「太变态了,投不起广告了」。

当时做团购,他们去放易拉宝,用线下流量来做品牌曝光,放各种桌牌、贴角标,也遇到过后来的支付宝与大众点评为了一块桌牌打起来的事儿。争夺线下流量的过程,模糊了线上线下的概念。经历了这两次线上线下的荒诞博弈,何流发现,自己对线上线下的概念不再明显区分了。

比何流更早付诸实践的是老阿里人乐活,他的乐刻体育从去年杀将出来,如今已经有20家线下门店。每间门店不过三五百平米,但平均访客多达350人,比大几千平米的健身房多出一倍。

发力点在于,乐刻自己研发了一套系统,根据后台数据画像去调配不同类型用户的健身时间和课程,从而进行科学排课。从这个意义上说,乐刻的健身房平效更好,实现了运动人次和场地使用的匹配。

乐活把自己的健身房看做圈住人群、打通运动产业链条的入口,用传统实业的方式打造了一个会员能够「随身携带」的健身房。

而资本总是用一种更冷峻的态度看待线上线下之争。

「线下一度被认为是脏活累活,但现在,easy money已经被赚完了。」北极光投资合伙人姜皓天说,现在到了互联能深度渗透到行业价值链里的时候了。

看,投资人总是找回对线下的尊重,他们开始看重供应链、看重消费场景,看重更扎实的项目。而这些骑在墙上的创业者,开始用更宏观的角度,来审视线上和线下了。

回归理性之后的上下合力

结论不是线上回归线下,也不是线下包抄线上。这一次,是拆墙,让两个力量相乘,要实现合力了。

月初,李开复在采访中说,传统行业与互联相结合,国内的机会比美国更大。

在美国具有完备的实体商业之中,已经有了全国甚至世界范围内的传统品牌。而中国,无论在零售、生鲜以及其他服务行业,全国范围内独大的品牌并没有出现。这意味着,线上线下融合有机会创造这样的巨头。

背后的逻辑是,互联的法则提升了商家之间的竞争效率。回到线下,如果融合进互联,原本局限在地域之间的竞争将扩大到全国范围,数据化的模式也会让竞争更加直接。

当线上基础建设已经完成,力量渗透到线下的时候,原本那套试图用流量直接冲击线下业态的方式,已经被O2O浪潮证明是行不通的了。

单纯的线上流量难以发挥价值,需要的是上下打通,双向引流,进而是实体经济的重构。

到了把那根线拿掉的时候了,杀死这根线,我们将看到服务的本质,即单价乘以规模,线上是规模,线下更多地考虑质量和单价。线上这么多年来的发展,已经打下了流量和规模的基础。在这个基础去做线下的事情,用线下的服务和单价与规模相乘,带来的就是业态的总的扩张。

开始生鲜行业创业的青主说,具体策略,就是线上做智慧商圈 ,量化管理,线上线下结合去催化剂,去实现整个模式的质变。

点到也开始了新的尝试。近来,何流一直在考察门店,他们选定的方向是培训门店+对应的垂直化的门店,诸如产后护理、康复、小儿推拿以及催乳之类的具体功效。在计算了成本和每单收益之后,何流觉得,这部分业务是可以实现盈利的。

当然,何流和乐活他们这些创业者,与当年那些动不动要改造线下商业的妄人不一样了,他们已经看到了线下商业这个及其复杂的系统,每一个交易决策都有太多的影响因素,每一个具体的消费场景背后都有大量的不确定性。互联人重新找回了对线下的敬畏。

而对扎根线下的项目来说,在熟悉了这套复杂的线下系统的同时,线下商业正在用一套互联的逻辑重新架构起来,用纯技术的思维去提升效率。

杀死那根线以后呢?

如今看来,在追求爆发性增长已经没有意义了,移动互联创业的3.0时代,竟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审慎和理性开启了。

杀死那根线,打通线上线下,让高度信息化的数据在上下间流动,线下人群数据化,线上线下同时引流。这一切,将不再是快速引爆的,而是遵循多少年来的线下商业逻辑,稳健地增长。

线下商业正在生长,以承接线上的业态。线上的问题,也在靠线下的力量去修复。,回到这些向死而生的创业者,甩到各种包袱,他们在杀死那根线。

的担忧是,我们总是在蛮荒中建立秩序,又因为疯狂涌入而打乱秩序,进入下一个蛮荒的世界,重新出发。历史的韵脚总让我们在理性和非理性的浪头之间摇摆。

这一次,先行者们正在建立秩序,而更多的人也在尝试冲破围墙,逃出围城,小心,也许我们还是会被席卷进下一场狂躁之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