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江苏信息港 > 汽车

难忘的伤痛1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6:15

我这辈子的遗憾是父母临终前没有送他们去医院检查究竟因何病而亡,我这辈子难已忘记的是父母临终前奄奄一息痛苦挣扎的样子。

2007年正月初十,我正在家里洗衣服,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说过父亲生病了,赶快回到父亲身边来。我接到电话时心里纳闷,前天给父亲打电话是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呢?我赶忙收拾好东西,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了父母身边。我看到父亲时,他老人家还在输液,他挣扎着坐了起来,颤抖着手给我儿子给了压岁钱,然后慢慢地叫着我的名字说:“你来了,这可能是咱爷俩一次见面了,我感觉快不行了,能见上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了。”父亲说完后就吃力地躺在土炕上。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父亲临终前的一句话。父亲就这样沉睡了整整一个晚上,痛苦的低声呻吟着。到了中午只剩下一口气,亲戚们都嚷嚷着,把我们姊妹叫在父亲身边,意思是让我看父亲一面,可惜大姐生病输液,三姐正好忙碌其他的事情,只有我和二姐在父亲的身边。父亲静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我慌忙地扑过去摇着父亲的手喊着:“爸爸,是我,我现在就在您身边。”我的话音刚落,只见父亲努力地睁开双眼,瞥了我一下,自己又闭上了眼。父亲走了,永远地走了。我哭喊着,亲戚邻人看见我伤心的样子也都流着眼泪。

父亲的离世太突然了,我都无法接受,一直感觉父亲没有离开我们,只是出了一趟远门。让我懊悔的是几天前的晚上,我们睡的土炕烧的不太热,父亲怕我和儿子受冻,往土炕里添了好多的麦草,致使烟呛得我儿子咳嗽,我没有好话地说了父亲一顿,父亲只是傻傻地笑着解释说怕我娘俩受冻才那样做的。

父亲的离世无疑给我们全家是个打击,自那以后母亲的身体一天也不如一天。姐姐们说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说话糊里糊涂的,可是,当母亲和我独处时,她说话挺乎合逻辑的,劝我要对公婆好,说要好好的孝敬老人,人老了不容易等等。在2011年阴历的十月十一,那天下着大雨。也可能是听到母亲生病的缘故吧,我的心情特别的压抑。快到吃中午饭时,接到姐姐的电话说母亲病重,嘴里一直喊着我的名字,可能是想我了,我一定要回家看看母亲。听姐姐的口气是母亲的病情严重了,只是她怕我担心没有明说。

我安顿好儿子,给老公打了个电话,等不到他回家,我急急忙忙赶到车站,坐上了一趟开往老家的客车。在路上一路颠簸,再加上我本来就晕车厉害,吐了一路,到了夜里四点是怎么到家的我不清楚,只是感觉到家门口时,司机师傅叫了我一下,晕晕乎乎地下了车,幸好有俩个姐夫在车站等候我。我随着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家门口,远远听见大黄狗的叫声。我进了家门。母亲还在炕上躺着。我赶紧叫了一声妈。母亲一听是我的声音,摸索着颤抖着坐了起来。叫着我的名字说:“这么远你就回来了,把孩子安排好了没有?商店谁看着呢?终于盼着你回来了”。

姐姐们说母亲近一直想我,催着他们给我打电话。可是每次听到我很忙时,都放弃了劝我回家的念头。母亲牵挂的人是我。看到母亲吃力的样子,我劝母亲躺下,她就这么一躺下就睡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一句话也没有说。在阴历的十月十三日中午,母亲只有出的气,没有吸的气。大姐生病输液,三姐忙其它的事情,她的身旁还是我和二姐。母亲口里一直喊着她娘,痛苦地挣扎着,呻吟着,带着痛苦离开了我们。

父亲走了,我感觉像做了一场噩梦,只是觉得他出了一趟远门,他好像还在我的身边。母亲走了,我的心也走了。我守着母亲冰冷的身体时,我感觉她就在我的身边。可是当人们把她装进棺材时,我的心也是冰冷的,撕心裂肺的伤痛使我喘息。母亲离我的视线渐渐远去,回过头看看母亲睡过的土炕,喝过的水杯,盖过的被子,一阵伤痛不由得促使着我向门外跑,想追随母亲。我知道我再也在母亲住的屋子里呆不住了,我的心早已空了。急匆匆地坐上了回家的列车,一路上吐着,哭着,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而立之年的我,父亲走了,母亲走了,我的牵挂也走了,娘家也没了,听姐姐说父母喂养的大黄狗也死了,他们居住的老屋周围长满了荒草,我再也没有回过老家。其实,在我孤寂时,特别地想家,想父亲母亲。但是我怕看见他们居住过的小屋,怕看见他们用过的家具,怕看见他们睡过的土炕,看到它们,我会伤心的,我会哭的。

只有失去亲人的人,才能感觉到失去亲人的滋味确实不好受。每每听到某某人的母亲或者父亲去世时,我的心里有一种剧烈的痛,这种伤痛是无法形容的痛。所以,我真心得奉劝天下的儿女好好地孝敬老人,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觉不好受啊!

急性附睾炎怎么自我治疗
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云南癫痫病权威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